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警民小区 >

长春黑帮分子)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警民小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是一个多义词,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南京农大副校长

  ▪景象形象局城市所所长

  长春黑帮分子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讯第三庭庭长

  查看我的珍藏

  (长春黑帮分子)

  梁旭东,原名梁笑溟,1966年8月30日生,1983年至1987年在部队服役。复员后在德惠市粮食运输公司工作;1989年因殴斗和倒卖汽车运费单据被德惠市公安局多次冲击处置;但梁旭东不思改,反而于1993岁首年月,纠集“两劳”释解人员陈彬、张洪岩、孙殿亮等人在德惠市进行聚众斗殴、挑衅惹事等违法犯罪勾当,以梁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起头构成。

  1966年8月30日

  东方网8月17日动静:新中国成立以来长春市规模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头子梁旭东,今天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同时,梁旭东通过各类运营勾当,逐渐成立并强大了以饮食、文娱为主业的“吉林省吉利亚饮食文娱无限公司”,梁成为公司董事长。公司下辖夜总会、快餐店、酒店、洗浴核心等多处运营实体,总资产达到2000万元以上,具备了相当的经济实力。1995年,梁通过各类关系混入长春市公安局差人步队,并最终成为向阳区分局刑警大队侦查员。自此,梁旭东起头操纵刑警身份和团伙势力,以居心杀人、危险、聚众殴斗等体例扩大组织“影响”;以巧取豪夺、代人讨帐、设赌抽红、组织卖淫等手段剥削财帛,成为长春市称霸一方的“黑道大哥”。

  梁旭东团伙的构成

  以梁旭东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的构成,履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

  梁旭东自1987年从部队退伍回到德惠市后,被分派到德惠市粮食运输公司工作。1989年,他曾因斗殴和倒卖汽车运费单据被德惠市公安局多次处置过,此时的梁旭东还只是一个社会“小混混儿”。1993年,梁旭东先后结识了“两劳”释解人员陈彬、张洪岩、孙殿亮等人,他们多次结伙在德惠市进行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勾当,这些人在德惠市犯警分子傍边逐渐创出了“牌子”,成为小县城独霸一方的犯罪团伙。随后,梁旭东又通过陈彬、孙殿亮等人先后结识了长春市“两劳”释解及无业人员于永红、查强、王伟、程国军、满树立、李洪刚等人,以及后来成为梁旭东团伙“二把手”的杜荣军。梁旭东团伙起头转向长春市扩展势力,同时起头不法采办“春风”口径枪、“五连发”猎枪、战刀等凶器。

  梁旭东为团伙成员制定了严酷的“家法”:下级有事必需请示演讲,对组织“要绝对忠实,不许半途退出”,如违反“家法”,轻则剁掉手指,重则打折腿。1996年冬天,梁旭东敌手下陈永武私行离开节制心怀不满,遂指使杜荣军等人对陈进行惩办。同年冬季某日,杜荣军等将陈永武骗至吉利亚公司部属一夜总会包房内,将陈永武左手小指砸伤。后因梁旭东认为此种惩罚太轻,杜荣军又用菜刀将陈永武右手无名指剁掉。梁将断指泡在一个玻璃瓶里,动辄拿出示众,以告戒手下。1997年炎天,梁传闻团伙成员孙殿亮在社会上吐露不满情感,便指使手下对孙实施家法,将孙的左腿打折。有了相当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力、严密的组织分工以及“帮规”,梁旭东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正式构成。

  长春市一举打掉了以差人梁旭东为首的黑社会合团事务立即成为东北的严重旧事,惊动全国。

  这个自称“我上边有人,两个月就能出去”的首恶,最初未能如愿。

  但让我们不克不及理解的是:梁本来就是社会的一个残渣,却怎样可以或许混入共和国的公安步队?

  备受各界关心的梁旭东、张洪岩黑社会团伙犯罪案件,经公安机关、查察机关近两年半的侦查、审理,颠末人民法院持续一个月的庭审查询拜访,8月16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做出一审讯决;

  以居心杀人罪,居心危险罪,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巧取豪夺罪,组织卖淫罪,不法持有、私藏罪,挑衅惹事罪,波折公事罪,赌钱罪,不法拘禁罪,判处被告人梁旭东(别名梁笑溟)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判处被告人张泽昊(曾用名张洪岩)死刑,……

  判处被告人杜荣军(曾用名杜德伟)死刑,……

  这个集杀人、掳掠、巧取豪夺、绑架、聚众殴斗、设赌抽红、组织卖淫嫖娼等多种犯罪于一身的特大犯罪团伙,几年中,彼此勾搭在一路,先后作案百余起。此中,重特大案件70余起,杀死4人,杀伤33人,掳掠、欺诈、诈骗财物数额庞大。其犯罪气焰之嚣张,手段之残忍,风险之严峻,在吉林省甚至全都城稀有。

  黑社会,作为一种影响大、风险严峻的犯罪组织,历来为人类文明社会所深恶痛绝。早在1985年,结合国大会就已传播鼓吹:“黑社会犯罪是世界三大犯罪灾难之一”、“全球性的瘟疫”。

  中国黑社会构成于1900年,新中国成立后即已毁灭。近年,跟着鼎新开放程序加速和经济扶植的迅猛成长,黑社会势力又起头繁殖和渗入。长春,作为主要的开放城市,亦呈现了带有较着黑社会性质和特征的犯罪组织,他们以犯罪为职业,用残暴的手段疯狂地掠取他人和集体的好处,摧残群众,成为严峻风险社会治安的一颗毒瘤。

  1998年1月,在长春市人代会期间,有代表反映:向阳区公安分局民警梁旭东参与组织黑社会犯罪。

  刚在客岁底掌管长春市公安局工作的田中林千万没有想到的,竟有民警参与黑社会犯罪。作为一局之长,他既要对组织担任,也要对民警担任。反映的是线索,能否切当还需要有足够的证据。田中林把这个反映作为上任伊始,千头万绪工作中一个主要问题牢牢地记在了本人的工作日程上。

  1月29日,夏历正月初二,整个城市都被浓厚的节日氛围覆盖着。虽然方才下战书5点多钟,街上已是华灯齐放,四处弥漫着喜庆的氛围。就在这时,位于红旗街附近的中湾夜总会门前发生了一路血案。一个中年须眉被两个蒙面人一阵乱枪打死。

  接到演讲,侦查人员敏捷赶到现场。案发觉场令这些身经百战的刑警们都吃了一惊:死者胸部、头部连中8枪,枪枪可致使命,几乎像境外黑社会职业杀手所为。

  侦破工作连夜展开。田中林等带领同志在扶植广场派出所坐镇批示。线索很快就上来了,死者叫于永庆,是长春市比力出名的地痞赌棍。他的被杀,很可能是地痞之间好处相争激发的。

  面临如许一路严峻暴力案件,田中林同志陷入了深深的思虑:社会治安欠好,环节是团伙犯罪没打掉,以致于犯罪分子才敢如许嚣张地制造血案。从这个意义上说,“1·29”案毫不是偶尔和孤立的,必需下决心顿时在全市范畴内狠狠冲击涉枪犯罪和团伙犯罪,收缴散失在社会上的黑枪,坚定把这一锋芒性犯罪打下去!

  随即,一场轰轰烈烈的“严打”专项斗争展开了,一批批不法被收缴上来,一个个暴力犯罪团伙被摧毁,一多量犯罪分子先后就逮,战果灿烂。然而,“1·29”涉枪杀人案并没有冲破性的进展。可有千丝万缕表白,它与梁旭东的团伙联系关系。

  此时,作为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田中林同志十分焦炙:公安步队和社会治安是互为里表的,步队是底子,步队好,治安才好,恐怖的是步队出问题。差人若是与社会上的坏人牵扯到一路,助纣为虐,社会治安必然出大问题。因而要把犯罪团伙打完全,公安步队必需纯正。想到这里,田中林推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马世用办公室的门。

  “老马,我考虑梁旭东的问题得列入日程了。你看该怎样办妥?”田局长说出了本人的设法。

  “是该列入日程了。能不克不及先小范畴奥秘侦查,获取证据。如许稳妥些。”马副局长回覆说。

  “那好,你看由谁来担此重担?”田局长问。

  “张真春怎样样?”马副局长略一考虑,判断提出了人选。

  “好,就是他。”田局长附和地说,“让他顿时过来。”

  两位带领提到的张真春是刑警支队二大队大队长,全国优良人民差人,年轻而精悍,是家喻户晓的“神探”。

  这一天是1998年2月24日。

  接管使命后,张线名营业能力强、政治靠得住的同志,构成专案组,起头奥秘查询拜访。

  梁旭东是向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一名侦查员。由于工作上的联系,他同市局刑警支队的良多同志认识。张真春明白要求专案构成员:此案必需绝对保密,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场合谈论本案及相关环境。

  2月27日,工作仅仅开展3天,便取得严重进展:一个名叫W的无业人员曾被梁旭东领的一伙人打伤致残,至今还躲在外埠养伤。侦查员们几经周折,在一个偏远村落找到了他。通过频频唱工作,W讲出了被打的颠末。1998年1月2日,他在加入一个伴侣的华诞宴会时同梁旭东发生争持,被梁领的一伙人开枪打折双腿。

  紧接着,专案组又控制了另一个主要线日,梁旭东曾率领一伙人持钢珠枪、口径枪到长春市滨河小区一建筑工地,将施工队担任人李明宣及工人等12人打伤。

  3月1日14时,查询拜访组担任同志就查询拜访获取的环境向田中林、马世用作了报告请示。这些年,虽然也年年打团伙,但老苍生不承认、不合错误劲,认为不把“黑社会”打下去,抓几多都是捏软的。但从查询拜访的环境看,目前控制的证据还不足以断定梁旭东参与黑社会犯罪勾当,但毫无疑问,他的行为曾经冒犯了法令。此刻脱手,似乎还欠火候。可是,若是不判断采纳办法,梁若有警惕,万一逃跑,或逼上梁山,后果将愈加严峻。

  带领重在决策,而决策就要担风险。田中林和几位同志筹议后,决定置一切风险于死后,当即密捕梁旭东。

  1998年3月1日17时50分,一辆4500型丰田吉普车在野阳区公安分局门前停下,一个身穿黑色高档皮西装的男青年跳下车,渐渐走进分局办公楼。

  此人就是梁旭东,他接到队里通知,赶回局里报告请示“1·29”涉枪杀人案工作进展环境。他灰溜溜走进会议室,坐下后,掏出“工作手册”……

  俄然,会议室门被拉开,几名中年须眉冲进来,直奔梁旭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缴下他佩戴的。一切抵挡都是徒劳的,梁旭东只能束手就擒。同时,他的“专职司机兼保镖”李洪刚也被擒获。

  梁旭东就逮后即被刑事拘留,市公安局颁布发表将其断根出公安步队。

  3月1日晚6时30分,市公安局党组会议室,氛围庄重、凝重。局长田中林向加入会议的市区各分局、刑警大队的带领传递梁旭东案相关环境,并下达号令:收集梁旭东犯罪证据,落实抓捕梁旭东犯罪团伙成员的使命。

  3月2日,市公安局又召开结局务会,播放了3月1日晚搜查梁旭店主,收缴、枪弹等物品的电视录像,颁布发表结局党组的决定,全局上下构成共识。

  梁旭东被刑事拘留了。可他具有相当的反侦查经验。11天中他没有交待任何问题。同时扬言“我上边有人,一、两个月就能出去”,诡计负隅顽抗。

  他不说,那就叫别人来说。

  李明宣,也就是前文所提到的双阳区建筑公司施工队队长。

  提起1994年7月阿谁可骇的日子,他和他的工友们至今仍毛骨悚然。

  那是一个半夜,李明宣和工人们正在结合置业滨河小区工地吃饭。俄然,4辆汽车闯入工地,从车上跳下六七个身着时髦“姣衫”的男青年,手中端着钢珠枪、连发猎枪及战刀、木棒直奔他们冲来,对着李明宣和工人乱枪齐发,刀、棒齐上。李明宣的儿子见父亲被打伤,上前劝阻,一暴徒瞄准他的胸部就打了一枪。

  混战事后,工地一片紊乱。共有12人负伤,有的被射中铁砂10几粒,多的百余粒,李明宣左腿被打断,身体多处受伤,为此他先后接管大小手术17次。湖北民工姜占斌的肾、脾被枪弹打碎,经病院急救,肾、脾被摘除,由此丧失了劳动能力,前往老家后,女友同他解除爱情关系。李明宣的儿子胸部多处中弹,肺叶中的枪砂至今仍未取出。受伤人员仅医药费便花去10多万元。

  这场血腥的洗劫,缘自李明宣与某公司的一项工程胶葛。

  李明宣的施工队承建某公司一栋车库。完工后,该公司以各种托言不给所欠工程款,两边发生矛盾。该公司老板杨某责成手下工作人员徐晓东处置此事。徐晓东找梁旭东帮手,梁便指使张洪岩、孙殿亮、李春和、张涛等人,实施了此次血洗步履。

  案发后,受害人多次到省、市相关部分上访。省、市带领多次批示查清此案,严惩凶手。担任查处此案的某区公安分局,却以一般治安案件处置。使这些凶残的大盗得以逍遥法外,梁旭东由此声名大振。

  某台商兴办的大酒店生意好,梁旭东便指派手下齐铁民去这家酒店,找到司理徐某,称“东哥”的“公司”资金周转坚苦,要用一块手表典质“借”10万元钱。在齐铁民的打单下,徐无法只好将10万元转到梁旭东指定的账户上。此后,该酒店文娱城开业,梁旭东又找到徐,声称为其看场子要收庇护费,先后三次收取“庇护费”9万元。曾经尝到甜头的梁旭东一伙并不就此罢休,他们还经常去这家酒店白吃白喝。1996年一年时间,仅梁旭东及手下于永红、孙殿亮等人便签单97笔,合计人民币163900元。

  钱“欠”多了,梁旭东不焦急,由于强盗自有强盗的法子。他拿着一幅“古画”找到徐,称这幅画值10多万元,送给他顶饭费。徐不敢不收,然而经相关部分判定,这幅画仅值人民币2000元。

  当侦查员找到徐老板领会环境时,徐老板还心不足悸,传闻梁旭东被抓起来了,才声泪俱下地道出了心里的惊骇。

  梁旭东被奥秘捕捉后,公安机关面对着艰难的追捕使命。这个团伙成员数十人,他们既是罪犯又是团伙犯罪主要的知恋人和证人,只要把他们尽快捕捉归案,梁旭东团伙犯罪才能水落石出。3月1日晚,捕捉梁旭东后,田中林就下达号令:追捕梁旭东团伙成员。全局当即总带动,集中精兵强将赴广东、下内蒙,一张张追捕的网撒了出去,一份份捷报传了回来。

  自3月1日至3月13日,团伙骨干成员于永红、孙殿亮、满树立、程国军、张洪岩、杜德伟、刘威等先后在长春市、松源市、广州市就逮。

  1998年3月15日下战书5点钟摆布,一架由广州飞往长春的班机在大房身机场下降,当杜德伟、张洪岩等犯罪嫌疑人从飞机上押解下来的时候,在那里等待已久的田中林、赵洪兴、马世用等带领同志都显露了胜利的浅笑,他们都晓得杜、张等人的就逮意味着什么……

  杜德伟,别名杜荣军,绰号杜老三,梁旭东团伙成员中一个次要杀手,也是一个次要知恋人。专案组把杜德伟作为梁案一个主要的冲破口,加大了侦审力度,加强了分化崩溃工作。

  杜德伟奸滑而又奸刁,可事到现在,他也想争取个好立场。再加上孙学忠副大队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教育传染感动,杜德伟终究率直交待了:

  “于永庆,是梁旭东指使我和汪大江杀的。”

  “1·29”案。冲破口终究突开了!梁旭东团伙犯罪的严重罪证找到了!

  本来,于永庆,作为社会地痞,在长春也有一伙“黑势力”。“一山不克不及容二虎”,梁旭东为了垄断在长春的黑社会“霸主”地位,多次预谋干掉他。于永庆成婚的第二天,梁旭东便指派孟繁胜去暗算,但未得逞。随后他又指派杜德伟、王大江等人出马,也未找到下手的机遇。1月29日薄暮,王大江在“香格里拉”酒店发觉于永庆,遂向梁旭东演讲。梁当即号令杜德伟、王大江把于干掉。2人到该团伙的黑窝点“吉利亚汽车修配厂”取来。杜持一把七连发猎枪、王持口径枪,带上面具,驾驶已换上作废派司的捷达车尾随于永庆至红旗街附近的中湾夜总会。于永庆下车,正欲锁车时,杜德伟瞄准于永庆连扣扳机,于永庆回声倒地,王大江又用口径枪瞄准其眉心打了两枪。作案后,梁旭东亲身“改装”,以防范公安机关查验;他还指令手下将作案时挂的作废车牌扔弃。

  面临这一桩桩,一件件铁的犯罪现实,梁旭东不得不缴械降服佩服。

  4月1日,颠末一个月的严密侦查,梁旭东被依法拘系。

  这期间,吉林省委、省当局及地方政法委、公安部带领对此案赐与了高度注重,积极支撑。中共地方政治局委员、地方政法委书记罗干,公安部长贾春旺先后对“梁案”的侦办作出指示、批示,要求一查到底,除恶务尽。公安部还将此案列为“98第1号黑社会案件”,并拨专款支撑长春市公安局办此专案。省委书记、省长王云坤等带领别离听取案情报告请示并作出主要指示,充实必定长春市公安局“为民除害”,要求公安机关必然要“办成铁案,不留后患”。

  从地方四处所,各级带领对侦办“梁案”的决心和立场,是梁旭东犯罪团伙始料不及的。梁旭东关押初期扬言“我上边有人,一、两个月就出去”的胡想很快破灭;自认为无事不克不及“摆平”混迹于北京的梁晓东(梁旭东的哥哥)在外逃前也哀叹“这件事在吉林省摆不了,就是在北京找人也不可了……”

  越查越多的现实表白,梁旭东组织黑社会团伙犯罪的罪证如山。

  这个号称“长春黑社会老迈”的梁旭东本来是德惠县粮库的工人,因劣迹斑斑,多次遭到本地公安机关处置。后来,在其哥哥梁晓东的多方“运作”下,他被“调”到长春市工作。来长春后,他恶习不改,勾搭一些社会地痞,在社会上大打出手。因为贰心狠手黑,思维精明,逐步在长春市构成了一股势力。1995年10月,梁旭东凭仗他哥哥多方“沟通”得来的带领“看护”,采用“空中飞人”的手段,弄到假文凭,以“长春生物成品所捍卫科长”身份办了聘用干部手续,并通过“关系”调入市公安局,成为一名公安民警。具有这一“特殊”身份,梁旭东愈加毫无所惧,地痞团伙中的霸主地位也愈加安稳了。

  梁旭东犯罪团伙有明白的步履主旨,这就是“连合二心,向社会弄钱”。他们把侵害的矛头对准那些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异军突起的民营企业,不择手段的欺诈敛财,疯狂无度,残忍至极。

  1994年,个别基建承包商刘某欠个别户刘保根生意款5万元,刘保根找到梁旭东,谎称刘某欠他15万元,若是梁能把钱要回来,10万元归己,别的5万元给梁旭东。颠末2人配合筹谋后,梁旭东率领手下孙殿亮、赵辉、李春和等人强行将刘某绑架,并持枪进行要挟打单,强逼刘某出具欠人民币58万元的“欠据”一张。1995年2月,梁旭东强逼刘某一同前去欠刘某款子的XX公司,在公司门前公开鸣枪要挟,并凭着刘某的58万元“欠据”,从该公司将58万元人民币转入本人节制的公司。将钱提出后,他仅给刘保根1万元,给刘某7万元,其余全数据为己有。

  1995年春节前,张洪岩、王立明、侯万祥预谋骗取某公司秦皇岛分公司的钢材。几人在既无停业场合,又无税务登记,仅有一本工商执照和500元资金的环境下,将该公司109.91吨钢材骗运到长春。后以每吨2750元卖给长春市嘉莹汽车商业公司。该公司司理李某暂未付款。张洪岩便勾搭梁旭东、陈彬、孙殿亮等人,在长白山宾馆将李某弟弟的尼桑吉普车扣下,令李拿钱赎车。李某只好如数拿出29万元买钢材钱将车赎回。

  1996年7月,梁旭东预备在某信用社贷款180万元。他以合股做生意为由从鑫鹏商业公司骗出房照作贷款典质后,到信用社申请贷款。因手续不合适划定,遭到该信用社信贷科科长的拒绝。梁为此怀恨在心,指派于永红、王伟(原名陈永武)伺机将信贷科长腿打折。然而几天过去了,几小我不断未找到机遇下手。梁旭东十分愤怒,他把手下人召集到一路开会,向他们传递了近日长春市发生的几起暴力案件环境,然后怒斥手下:“你看人家干的多利索,你们连这点事都干不大白吗!”会后,他指派于永红亲身出马。

  7月30日6时40分,信贷科长晨练回家,被守候在朱家附近的于永红、李金虎、曹东彬发觉,曹东彬持事先预备好的铁棒,凶残地将已年过半百的信贷科长右腿打断,以致她在病榻上躺了半年多,至今腿踝骨还留有后遗症。

  信贷科长被打伤不克不及上班,贷款的妨碍被打扫了。180万元贷款批下来后,梁旭东提走160万元,给鑫鹏公司留下一台枪弹头车顶60万元。随后不久,此车又被他的同伙张洪岩卖掉。第二年,鑫鹏公司还银行本息,共丧失200万元。

  1997岁暮,梁旭东派于永红、李洪刚、李伟、查强等人以手头紧为由找某饭馆老板吴ד借”款8万元……

  梁旭东团伙通过剥削不义之财,已具有了较雄厚的经济实力,总资产多达2000万元以上。

  梁旭东不单在社会上疯狂施暴,在团伙内部,心狠手辣也是令人生畏的。他为团伙成员制定了严酷的“家法”:划定下级有事必需请示演讲,对“组织”要绝对忠实,不许半途退出。如违“家法”,轻则剁掉手指,重则打折腿。在施行“家法”方面,梁旭东确实“不分远近亲疏,厚此薄彼。”

  王伟(原名陈永武)原在长春一家洗车点打工。1995年以来,梁旭东经常来刷车,接触几回,感应王伟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且会来事儿,干活利落,如给本人干必定是把好手。于是对王伟说:“跟东哥干吧,亏不了你。”王伟也感觉梁旭东一表人才,出手风雅,很利落索性地承诺了。梁旭东放置他到圣罗兰夜总会打杂,虽然位次不高,但在几回打打杀杀中却表示凸起,因而深得梁旭东赏识,把他百依百顺打手。

  1996年冬,王伟与夜总会的一个女办事员处对象,为暗示忠心,酒后用力将本人右腿扎了一刀。几天后于永红发觉,问是怎样回事,王信口说与人兵戈扎的。于说:“你敢撒谎,看东哥怎样收拾你!”王伟自知犯了家法,很难逃脱惩罚,就本人用刀将左手小指剁掉一节,并出逃了一段时间。当其前往后,于永红、杜德伟等向梁旭东请示该若何措置,梁旭东指示他们:“按家法剁掉手指!”在圣罗兰夜总会一间包房里,满树立用锤子在王伟的惨啼声中将其已断掉一节的左手小指砸碎。之后于永红、杜德伟等人陪王伟去医大二院措置。并将施行家法环境用手机向梁旭东作了报告请示,梁听后大怒:“你们诳我玩呢!?施行家法不克不及糊弄!”说完把手机挂断。于、杜赶紧前往措置室,拽起尚未缝合完毕的王伟回到圣罗兰夜总会。在统一包房里,于、杜二人让王伟跪下,杜摁住王伟的右手,用刀将王的右手无名指贴根剁掉,王当即昏死过去。

  此时,梁旭东正在香格里拉大饭馆深水泳池中劈波斩浪,偌大的泅水区再无其他顾客,两名保镖和一名蜜斯别离用托盘捧着梁旭东的手枪和手机侍立池畔,好不威风。于、杜施行家法后,用餐巾包着剁掉的手指拿给梁旭东看。梁旭东看了一眼血淋淋的手指,对劲地笑了,“泡在酒里,放我桌子上!”然后一个猛子潜出十几米……

  当前每次开会,梁旭东都把泡在酒瓶里的断指摆到桌子上,以示鉴戒。梁旭东被捕后,此断指连同酒瓶被收缴。当王伟看到这枚手指时,禁不住满身颤栗,说不出话来。

  孙殿亮是梁旭东的德惠同亲,插手梁的团伙的时间较早,两人关系甚密。但梁旭东结识于永红、杜德伟等人后,对孙慢慢萧瑟。1997年夏,梁旭东传闻孙殿亮向社会上的人漫衍“东哥此刻腰杆儿硬了,不把咱亮子放在眼里了……”便指使杜德伟、赵辉、王伟、刘刚等人对孙实施家法。一天,杜德伟将孙殿亮传至圣罗兰夜总会,一进屋就说:“你太不懂老实了,咋在外边讲究东哥呢?”说完,王伟上前按倒孙殿亮,并用双膝夹住孙的脑袋,杜德伟等人则用事先预备好的镐把轮流猛打孙的大腿,直至将其左腿打折。成心思的是,王伟半年前仍是“家法”的受害者,此刻却成了“家法”的施行者。

  与王伟、孙殿亮比拟,齐铁民违犯“家法”所受的“待遇”相对而言很多多少了。1998岁首年月,由齐铁民掌管的洗浴核心账目不清,梁旭东思疑其有贪占行为,便令人将其禁闭在一间房子里,外边派人看守,将视其交待环境作进一步处置。心里有鬼,且深知梁旭东“家法”的齐铁民,没比及进一步惩罚,就跳楼逃跑了。几天当前,他盲目逃不出梁旭东的手心,便写了一份“悔悟书”捎给梁旭东,请求“东哥”饶恕。梁旭东尚将来得及对齐实施家法,就被捕捉归案了。抓捕梁旭东时,这份“悔悟书”还在他的衣袋里。

  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梁旭东涉嫌组织黑社会犯罪团伙作出一审讯,本案终究告一段落。然而它留给我们的反思是无尽的。我们不妨在这里作如下假设:

  假设梁旭东1994年在结合置业滨河小区工地上那场殴斗中可以或许遭到应有的查处,也许就没有了梁旭东今日的黑社会组织犯罪。

  假设梁旭东1995年在受雇为人讨帐,被民警开枪击伤肩部侥幸逃脱后,办案部分能清查到底,也许就没有了梁旭东今日一件件血腥的罪恶。

  假设梁旭东没有调入公安机关,没有当上差人,也许他仍是一个地痞小混混,也不至于演变成黑社会老迈。

  假设终究是假设。梁旭东终究在多次违法犯罪之后没有遭到应有的惩处,梁旭东终究带着累累劣迹,穿上了警服。用梁旭东本人的话说:我在社会上混得大白,是由于我有三把刀:第一把刀,我是差人,谁敢不怕我;第二把刀,我是黑社会,谁敢不服我;第三把刀,我相关系网,上面有人罩着我,谁能把我咋样。

  正由于如许,梁旭东才敢于甚嚣尘上地为非作歹,不竭扩充本人的势力,公开与党和当局,与公安机关抗衡。然而,他过分高地估量本人了。梁旭东及其同伙被绳之以法。梁旭东的庇护伞们也同样必将遭到法令的制裁。吉林省纪委、长春市纪委颠末大量工作,对涉及梁旭东案件的人和事进行了认线]

  新华网长春9月19日专电(李亚彪高焕新)今天上午,吉林省高级法院召开公开宣判大会,对长春黑社会团伙头子梁旭东(原名梁笑溟)等26名罪犯做出终审讯决。终审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公审大会后,梁旭东等4名罪犯被押赴法场施行了死刑。

  8月16日,长春市中级法院曾对梁旭东一案做出一审讯决,梁旭东等对一审讯处其死刑不服,上诉到吉林省高级法院。吉林省高级法院于8月28日立案,起头公开审理此案。

  今天上午的公判宣判大会在吉林省高级法院刑事审讯一庭进行,法庭核准,梁旭东等别离犯有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居心杀人、居心危险、巧取豪夺、组织卖淫、私藏和弹药、赌钱、妨碍公事等多项罪行。审讯长颁布发表二审法院维持长春市中级法院对梁旭东、杜荣军、王大江和陈永武4名罪犯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的决定,对梁旭东团伙其他犯罪分子别离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有1人免于刑事惩罚。

  法庭还同时对与梁旭东团伙案件有交叉关系的张泽昊等9名罪犯做出了终审讯决,此中张泽昊、刘巍和张涛3人因别离犯有居心杀人、居心危险、掳掠、绑架等罪行,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配合编纂,如您发觉本人的词条内容不精确或不完美,接待利用本人词条编纂办事(免费)参与批改。当即前去

  .东方旧事

  .2016-01-25

  援用日期2016-01-25

  .2017-08-20

  援用日期2017-08-20

  .2000年09月19日

  援用日期2016-01-28

  词条标签:

  梁旭东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13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8-08-17)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本文链接:http://federwelt.com/jmxq/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