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井门口 >

暗访刘家房子:谈井色变 收路灯杆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井门口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天津网讯 杨增亮 立即播报 截止本年6月份,天津市城区道路丢失的井盖数量约有十几万个。井盖到底是被谁偷了?小偷为何冒着如斯大的风险偷盗井盖?被盗的井盖到底流向何处?带着以上疑问,记者来到北辰区刘家房子的六家废品站进行暗访。

  谈井色变 只收路灯杆和交通标记牌

  北辰区刘家房子堆积着大量的大型废品收购点,记者起首来到一家门面很小的废品收购站。进入院内,记者发觉其后院面积很是大,约有200至300 平方米。院内凌乱的叠放着各类金属板材、临建房泡沫板和阳台窗户的金属护栏。

  记者翻开门帘,走进院内的一间小平房,一名外埠中年女子躺在床上扇着扇子。“防盗门要不要?”这名中年女子操着安徽的口音说,“什么防盗门啊?我们不收。”记者扣问,“为什么不收?”该女子答道,“防盗门里面有的是水泥,有的有棉花板,收阿谁怪费劲的。”见这名女子语气生硬,我们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期近将分开这家废品站的时候,废品站的老板开着一辆卡车停在了院内。老板问记者卖什么,记者回覆,“我手里有防盗门,屋里的大姐说嫌麻烦,不收。”老板说,“防盗门就是麻烦,良多防盗门里面都夹着其他材料,我们还得拆开,也赚不了几多钱。”

  记者继续问道,“我们手里有好几车防盗门了,最少有两三吨,你们如果收的话,我们派人帮您拆。”此番话后,老板在稍显心动的外表下同化着一些警戒,“你是干什么的?防盗门在哪?我先看看。”

  记者称:“我是倒卖废粉饰材料的,防盗门我没拉来。你们如果不收的话,我本人把两三吨的防盗门拉来还不敷油钱了。”

  在随后的扳谈中,记者暗示手里还有良多破裂的井盖,若是要的话能够顿时打德律风叫人把井盖拉来。此时,老板奉告记者,前面过了地磅后的有几家废品站特地收铜铁铝,他们会收井盖。

  随后,记者按照这家废品站老板奉告的位置,寻找着名誉道上的地磅。在接连扣问了四家废品站无果后,记者来到一家外表看上去规模很小的废品站。该废品站院外立着一个木板,板子上用红油漆笔写着:“收购铜铁铝”五个大字。

  记者上前扣问防盗门和楼房窗户铁护栏收不收,废品站的老板很利落索性地承诺了,可是老板拒绝让记者进入院内的行为让人思疑。

  记者继续问道:“我们公司手里还有良多交通标记牌、路灯杆和碎井盖你们收不收。”老板开初的立场仍然很是利落索性,可是,老板在犹疑顷刻后问道,“你们公司是干什么的?”

  记者暗示:“我们公司特地衔接拆迁工程。”老板很警戒地说,“我们之间也没做过生意,都不知根知底,你们公司的工具我们都能收(包罗记者之前提到的路灯杆),可是井盖不可,终究没有合作过,大伙都不安心。”

  废品站老板:偷盗井盖是既不吃力,又能赚大钱的活

  随后,记者通过伴侣来到河西区一家地处城郊连系部的大型废品站,该废品站的王老板来天津干废品生意曾经20余年。王老板向我们注释,当局采购井盖凡是都是买新的进行安装,而盗窃分子偷来的井盖却远远卖不到如斯高的代价,可是相对来说,他们的收入还长短常可观的,偷盗井盖是一种既不吃力,又能赚大钱的活。

  起首,盗窃分子们凡是是夜间作案,风不吹日不晒,只需开一辆车,两小我把井盖往车里一抬就完事了,能够算得上是一项很轻松的“工作”;第二,荫蔽性强,盗窃分子几乎从来不在大马路上作案,由于夜间马路上偶尔会有巡查民警。别的,在马路上作案比力招眼,而在没有物业的小区里面,出格是年代较为长久的老居民区,这些地段路灯暗淡以至没有路灯,巡查警车也很少往那里放哨,因而作案比力便利;第三,赔本效率高,来钱快,若是两小我一路作案,每个礼拜只干2天,每次偷10个铸铁井盖,一个月干8天就是三四万元的收入。

  最初,在记者提出暗访刘家房子废品站的颠末后,王老板暗示,此刻的废品站很少有收井盖的。虽然收井盖的林润很是丰厚,可是终究风险大,一旦被公安部分发觉,至多要做几年牢。

  别的,王老板告诉记者,目前接井盖生意的废品站大多集中在津南区附近,他们的警戒性很是高,只接熟人的生意。

  当记者提出让王老板带着记者去津南区的废品站“转转”时,王老板暗示拒绝。

  光鲜都会的井盖 该若何修补

  本年天津市到底丢了几多井盖

  无盖井:光鲜都会下城市办理系统的BUG

  (来历:天津网)

本文链接:http://federwelt.com/jmk/262/